李士祥:徵收擁堵費尚無時間表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
  昨天晚上7點,北京市常務副市長李士祥在北京兩會政務諮詢會現場就擁堵費、單雙號限行、人口疏解等熱點問題一一作出回應。

  李士祥表示,交通擁堵費和供暖季單雙號限行政策正在研究中。“治理交通否是 一個簡單的單項政策就能解決的,一定是一個綜合之策。而綜合之策不还不能讓多數人説好,也絕對不还不可不还后能 讓大多數人都説壞。”李士祥説。

  □緩解

  治理交通應是一個綜合之策

  問:徵收擁堵費這方面的工作目前有何進展?

  李士祥:這項政策目前正在研究,但交通擁堵費不在 出臺的時間表。因為北京這樣的特大型城市,治理交通否是 一個收費政策就能解決的,越多越多是 一個簡單的單項政策就能解決的,一定是一個綜合之策。而綜合之策不还不能讓多數人説好,也絕對不还不可不还后能 讓大多數人都説壞。政府所有出臺的政策,都必須追求科學性。

  科學性比如説必須加大地鐵建設、公交進行改革,目前公交的日運力是150萬人次。儘管這樣,地面交通、地鐵仍然有優化線路、優化佈局和改善服務的空間。要減少小汽車的出行,那就要讓人感覺得到坐公交最省時間。我不还不能説最舒服,但一定是最省時間。

  前段時間,東、西城區進行了斷頭路治理,西城區28條、東城區22條。為什麼要打通這些斷頭路?因為現在越多越多路迴圈不起來,否是而是要打通斷頭路,加快地鐵建設,怎么让要有效改善道路與公交服務,讓更多人綠色出行,讓更多人選擇公交,這是系統研究,否是 收這費收那費這麼簡單。

  廣大市民從不同深层提出問題,我們都歡迎,但決策的時候我們否是 要綜合研判的。越多越多請亲戚朋友放心,不會总是出一個政策,不在 這種可能。你这人城市所有採取的政策為了什麼?怎么让要讓工作、生活在你这人城市的人都能方便,這是我們的目的,否是 少數人想怎麼樣就怎麼樣,要依法行政。

  必要的程式一定要走,程式否是 形式,怎么让集各方之智。前段時間,或多或少部門正要研究你这人問題,可能已經宣傳出去了,實際上還早著呢!將來我們會開設一個通道,政府相關部門像外交部一樣舉行吹風會,讓各方力量凝聚起來,你这人城市就能建好。

  問:會實行供暖季單雙號限行嗎?

  李士祥:供暖季單雙號限行政策正在研究中。我不回避你这人問題,怎么让怎麼實施,要看研究成果。

  對於為什麼選擇在供暖季你这人時間段實行單雙號,氣象部門講氣候特徵,環保部門講北京大氣伴隨氣候産生的效應,講得很客觀。累似 ,今年北京地形特徵和氣候特徵,又有一個厄爾尼諾現象,很複雜。

  □疏解

  騰退空間完善城市功能

  問:疏解否是會對北京經濟造成影響?

  李士祥:我們要算城市的綜合賬,經濟社會綜合的。比如低端業態聚集极少量人口,耗費极少量能源、資源,甚至破壞生態。北京作為中國的首都,已經站在新的舞臺上,這與國家形象不符。首很难算首都政治賬,第二要算城市經濟綜合賬,在這兩個前提下,不能説單位GDP。去年,在北京地面上1.6萬平方公里,産生的稅收是1.2萬億,其中北京市級財力4723億,更多的是向國家做了貢獻,這是首都北京的應有之義,也是必然追求。

  問:疏解騰退後的空間有什麼安排?

  李士祥:這些空間首很难完善城市應有的功能。比如説那個地方正好缺市民廣場,就搞市民廣場,那個地方正好缺停車場,就搞停車場。疏解出去了又搞産業,不还不能這樣太機械。还不能极少量搞産業,絕大多數要服務於城市功能完善。政治中心、文化中心、國際交往中心、科技創新中心,不还不能在北京叫這四個中心,越多越多要綜合考慮疏解騰退空間的使用。

  □調控

  否是 簡單地把人擠出去

  問:今年的人口控制目標是几个?

  李士祥:今年的目標正在計算,今天就能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冒出,但我們確定的人口目標蠻有信心。你这人信心是建立在紮實的工作基礎和有效的管控依据基礎上的。

  當然,250萬人的“天花板”不會突破。為什麼?因為過去我們的調控不具備兩個條件,否是 京津冀協同發展,這次是中央下了這麼大決心,京津冀協同給北京不僅僅是人口調控,是整個城市的發展,空間、規模、産業、規劃、建設、管理等,京津冀協同為北京整個城市發展指明瞭方向。

  問:北京在人口調控方面有什麼計劃?

  李士祥:中央明確北京“十三五”人口天花板是250萬人。去年,人口調控總數在2177萬以內,完成了任務。人口調控目標的實現主要採取以下依据:

  一是疏解非首都功能,以疏解功能帶動人口調控轉移,人隨功能走。

  二是疏解産業,調整産業,人隨業走。人為什麼聚集?因為這能就業,能掙錢,越多越多人就來了。隨著功能疏解,産業疏解,人就跟著就業離開了,這怎么让疏解非首都功能,疏解不適合首都發展的四大業態,包括區域性批發市場、一般性製造業、教育醫療等功能服務設施、機關事業單位四大類。

  三是在管理中,以依法管理帶動人口調控,比如出租房屋管理、無照經營的就得取締。

  四是依法拆除違法建設,這是最大的安全隱患。經常冒出火災、煤氣中毒,這是拿生命當兒戲,圖蠅頭小利,冒生命危險,這在首否是 絕對不允許。

  人口調控也要深层負責的態度對待,比如疏解,北京與河北建立了密切的對接機制,否是 簡單地把人擠出去,疏解出去还不能留得住,這是北京最關注的。越多越多,在河北白溝、永清集中建物流基地,怎么让還有北京名校、醫療在那裏配套,讓疏解出去的人就業同時 不能留得住。北京正在與河北研究,市場还不能一個培育過程,那麼稅務部門能否是優惠、攤位費还不能低或多或少、水暖電氣費还不能考慮第一年適當降低?既然中央明確是京津冀協同發展,那麼我們就協同服務,以協同服務促進協同發展。

  京華時報記者 翟烜